2018年4月17日 星期二

知音

三十多年前,有一部我很喜歡的內地電影《知音》,是講述蔡鍔將軍與小鳳仙的一段故事。電影主題曲《知音》,更是我不斷重覆聽著的一首歌,「人生難得一知己,千古知音最難覓」。那時錄音帶還未出版,前姐夫在電影院做工程師,他知道我喜歡這首歌,還偷偷地在播放時錄了音帶給我,自此我便不斷重播,直到有正式音帶面世為止。



幾年前,我在北京首都劇場看北京人民藝術劇院演出的《知己》,以納蘭性德寫給顧貞觀的《金縷曲•贈梁汾》:「一日心期千劫在,后身緣,恐結他生𥚃。然諾重,君須記」為核心,寫出他們倆刻骨銘深的友情。記得我看這部話劇時,也被這段友情感動到偷偷暗淚垂。



「伯牙鼓琴,子期聽之」,他們高山流水的友情,感嘆人生遇知音,早已傳頌千古。伯牙摔琴的古琴臺,也成為武漢的名勝。古詩十九首:「不惜歌者苦,但傷知音稀」,充份表現出知音難覓的意境,自古以來,人們多渴望可在人生覓知音。



去年我再重臨武漢,沒有時間去古琴臺,卻看了一齣長江首部漂移式多維體驗劇《知音號》,也是難得的一段人生經歷。人生就像一段船上旅程,我們遇上很多與我們擦肩而過的人,有些不留痕跡,有些卻刻骨銘心,真是「天涯何處覓知音」!



感恩的是我的人生路上也遇上不少知音,他們一直在我需要幫助時,永遠不離不棄,陪伴著我,讓我有不斷走下去的勇氣。就好像我與六位在工作上的好伙伴,全部都認識了接近三十年,其中Amy還在我做電影執行製片時認識,當今已超過三十多年。雖然現在大家都在不同的機構工作,或是幫助家族生意,一有時間總會走在一起,一連起碼有十次的相聚,有時更聯袂一起去不同的地方旅行。每次見面,我們總是天南地北,閒話家常,樂也融融!



但願你的人生,也有幾位知己,終生成為你的知音!






2018年4月9日 星期一

最是人間四月天


今年的四月天,天氣有點反常。北京還下了一場三十多年來已沒有下的四月雪,從電視新聞看見萬里長城,披上銀裝素裹,雪花紛飛,美極了!香港也沒有「清明時節雨紛紛」的烟雨淒迷,反而天氣相當乾燥,清明節當天還發生數十宗山火。其後更降溫,青馬大橋上層因有強烈季候風而關閉了行車中線,過去這一周,天氣是相當舒服的,如果香港多些這種清涼的天氣多好!



原來一踏進四月,香港也是春花處處,「香城何處不飛花」!像勒杜鵑、洋紫荊、木棉花、黃風鈴、山櫻,還有很多不知名的小花,都在爭妍鬥麗,真是「不入園林,怎知春色如許?」香港各大小公園,到處都看見花海處處,這正是逰園的好時機。我常認為香港的山色很美,海水也美,只要肯多到郊野走走,必會心曠神怡,精神飽滿。就算在市區內蹓躂,也會發現很多被忽略的角落。所以每在假日,我總喜歡到郊外、離島、中環、上環、西環、灣仔日、月、星街及山頂走走。



可惜四月,也是令人傷感的日子。十五年前張國榮從中環文華酒店一躍而下,如今四月一日,這𥚃總是一片花海,站滿來追憶他的人。記得1977年,我在麗的電視實習時,那年張國榮剛出道,作為助導助理的我,也有機會與他一起外景拍MV,他還遺留了太陽鏡在外景車上,我給他打電話,交回太陽鏡給他的情景依然在腦海中。有一段時期,張國榮去了加拿大小住,我妹妹是「哥哥」的迷,每次我到溫哥華探她,她總雀躍地帶我看「哥哥」的大宅,到市中心「哥哥」常幫襯的時裝名店,看貼在牆上的張國榮照片,希望會不期而遇。每次妹妹回到香港,又必去銅鑼灣的「為您鍾情」餐廳,他拍「阿飛正傳」的「皇后餐廳」,可惜如今這兩個曾是「哥哥」出沒的地方,已經改為其他店鋪了。



無獨有偶,今年將是陳百強六十歲忌辰,網台SOOORADIO為他準備製作特輯,我曾為DANNY仔做過五次演唱會的編導,便應邀在這周做錄音,也想起很多演唱會及與他在希爾頓酒店,在蘭桂坊的片段,真是「百般滋味在心頭」!



想起兩年前的四月一日,亞洲電視最後一天免費電視廣播,我在西九龍中心舉行新書「有緣再會」簽名會,來一起見証歷史的朋友也不少。想起亞視曾播放以林徽音一生為題材的電視劇《人間四月天》,不期然唸起她寫的新詩《人間四月天》:



「你是一樹一樹的花開,

是燕在樑間呢喃,

你是愛,是暖,是希望,

你是人間的四月天。」



但願這四月天,給讀者帶來愛、暖和希望!






2018年3月26日 星期一

我與《紅樓夢》

《紅樓夢》是我國四大古典名著之一,歷來不知有多少學者,窮一身精力去鑽研眉批。好像脂硯齋重評《紅樓夢》,紅學名家俞平伯、周汝昌,到當代的劉心武、蔣勳、白先勇,都對《紅樓夢》做了不同的研究,著書立說,寫出自己的心得。

大學時修讀社會學,教授要我們從《紅樓夢》的上層社會,分析大觀園的階級鬥爭,我便認真地讀起《紅樓夢》來。才發現《紅樓夢》人物眾多,書中也有不少詩詞歌賦,更有很多紅樓飲食,民間習俗,各方面都有細緻的描寫,是了解清朝上流社會生活的一本奇書。

《紅樓夢》亦衍生了不少電影、戲曲、話劇、電視劇。印象猶深的是41年前佳視起紅樓,攝製了100集《紅樓夢》電視劇,由伍衞國、毛舜均及米雪等擔綱演出,引起一陣子哄動。其後亞視邱德根又引進中央台的《紅樓夢》,開內地電視劇在香港電視台播出的先河。大約十年前,內地又掀起翻拍《紅樓夢》的熱潮,還結合電視台綜合節目,進行大規模選角活動。記得有一年,亞視拍攝今日北京話宣武,去了位於北京城南宣武區的「大觀園」取景,我也有前往,印象猶新!

上海越劇《紅樓夢》,可說是紅樓夢電影的經典,難得徐玉蘭的賈寶玉,以三、四十歲的「高齡」演活了十多歲的「小鮮肉」,實屬難能可貴。今年香港國際電影節,回顧了大部分林青霞主演的電影,我又有機會再在大銀幕看林青霞飾演賈寶玉、張艾嘉飾演林黛玉的黃梅調金玉良緣紅樓夢,由李翰祥大導演親自操刀,吸引了不少捧場客。

林黛玉春天時於大觀園「葬花」,感懷自己身世,悲從中來。昨(25)是香港一年一度香港花卉展覽最後一天,我當然也去了蹓躂。看見春花如海,配合不同的裝置設計,真是美的讚歎,難怪遊人如織,拍友處處。又有一年,我的「蜻蜓製作」配合旅遊發展局,將花卉展遍佈香港不同地區,吸引更多遊客關注。我便以真花、絲花、吊掛盆栽,點綴了中環至半山自動扶梯,途人都大為驚奇,這實是一大創舉,迄今也難以忘懷!

香港不少樹木的花朵都在春天綻放,讓我們要惜春,好好欣賞上帝奇妙的創造!






2018年3月19日 星期一

同學頌

今年是我中學畢業44年,大學畢業40年。當年我唸的是中文中學,要讀完中六才算畢業,由小學五年級開始,每級都冠以一個社名,那年我們選擇了基社,直到中學畢業。級社代表已開始策劃明年中學畢業45年活動。培正及浸會每年都有校友日,只要時間配合得到,我都常回兩所母校走走,探探曾教過我的老師、校長。逢510更可參加學校的加冕禮,回校的同學通常都比常年多。今年浸會適逢傳理學院50周年,我們一班同學畢業40年,相信回校參與慶典活動的,要比平常多。



近幾年,我們浸會及培正的同學都開了幾個不同的組群,加強了不同興趣同學的溝通,有吃喝玩樂的「歡樂停不了」,亦有行山組及純粹聯誼用的。最經典是我在亞視欠薪案時期,幾個關心我的同學為我開了一個叫「我們愛家寶」的群組,「逼」我一定要關注,不能掉以輕心,給我分析獻計,關切之情溢於言表,至今難忘。當中還有不同的健康飲食貼士,感人惹笑、值得分享的照片視頻,雋語佳句,活動點滴,久不久翻看。這一個個不同的群組,都是温潤著我繼續前進的方向!



上周,我們一班中學同學齊集李振强老闆於紅磡的茶餐廳,舉行新春團拜。每年春節我們基社同學都有團拜活動,過去幾年李老闆亦開放他的大宅,給我們一班同學歡聚,改了在茶餐廳,每人更可點自己喜歡的食品,配合自己的時間,更可彈性地參與,故今年有超過70位同學,實屬罕見。之前一班同學也曾到南生圍騎單車,近日一場大火吞噬了青葱草地,變成燒焦的枯草,可惜騎單車當天我參與不了,錯過了親澤大自然的良機。其實,與我同一屆畢業的中學同學,不少都曾涉獵影視演藝界,如王晶、陳國强、黃杏秀、曾慶瑜、鍾慧冰、林惟良、周美亮等等,其他也有不少是商界、專業的精英,一到同學聚會,大家都放下身份,好像又回到學生年代,暢談求學往事及當下人生點滴。



這周,我們一班浸大好友又去了馬鞍山海濱公園漫步,途經清澈的海水、沙灘、烏溪沙青年渡假村,又想起當年入學迎新營的情景。記得那時我們還要在馬料水站(即今大學站)坐渡輪到烏溪沙,如今滄海桑田,烏溪沙已遍地高樓,馬鞍山已不再是郊區了,曾經中學常去的郊遊勝地大水坑,如今已認不清那片土地溪澗在何處了?



日昨,浸大同學Belinda再度開放她的家作為「廚神爭霸」,我們一班同學都成為「食客」。是夜我們品嘗了十數款精緻的美味菜式,由於部分美食是由「鎗客」烹調,取消了參賽資格,最後袁志偉榮膺「廚神」,確實至名歸也!席間,我們已排下隨後一個接一個的「歡樂停不了」活動!



最近也有不少名家寫過同學頌,像王蒙「只想一起懷念過去的歲月」白松岩的「同學聚會已經像一個信仰」,我卻説同學是我們從幾歲、十幾歳到終老,一班可信任、可托付的好朋友。我會珍而重之,盡量參與每一個活動呢!






2018年3月13日 星期二

跨界與傳承

近幾年不少電視節目都喜歡「跨界」,好像內地紅紅火火的《跨界歌王》,早年的藝人明星在北京水立方表演跳水、近期又有藝人滑雪溜冰等。香港的議員、專業人士、善長人翁為慈善籌款而唱歌跳舞,電視藝人在台慶時受特技訓練化身成為雜耍明星,都是跨界的表表者。最記得有一年亞視台慶,新鮮出爐的亞姐陳煒,在新光戲院觀眾席間踩鋼線,充滿難度刺激性;其後亞姐馮雪冰高台踩螢光管,險象環生,亦是一絕。原來跨界由來已久。



80年代初,我在「富才製作」工作,當時關芝琳剛出道不久,便被周梁淑怡邀請參予「迪士尼穿梭大匯演」,在音樂劇中載歌載舞,開跨界先河。其後香港管弦樂團跨界地與流行歌手關正傑在新伊館的演出,亦首創古典與流行的結合。「跨界」總予觀眾有新鮮感,亦讓藝人明星獲得鍛練及挑戰。



今年的香港藝術節,中國京劇院改編了唐滌生的首本名劇《帝女花》,我也視作劇種的跨界演出。個人認為粵劇《帝女花》太經典,珠玉在前很難青出於藍,這次移植不失是一個大膽的創新及嘗試,亦讓京劇及粵劇有一次嶄新的交流。數天後,我也欣賞了毛俊輝執導的《百花亭贈劍》,全齣粵劇都以青年粵劇表演者為骨幹,是一個很好的創新及傳承,毛俊輝也少執導粵劇,對他來說也是一種「跨界」的工作。特別是兩劇都約兩個半小時便結束,屏棄了傳統粵劇的冗長而且節奏明快,難得仙姐兩劇都有來觀賞。更意想不到的是改編自聖經《路得記》的《路。抉擇》,以戲曲音樂劇作包裝,演員穿上中國古代戲服,配以熟悉的粵樂小調,饒有新意及令香港觀眾更有親切感。



同學梁廣昌一直推動劇壇及粵劇的培訓不遺餘力,常參與粵劇、話劇台前幕後的工作。而且不斷在學校社區,培育粵劇小演員,創辦「小紅船劇團」及「紅船培育計劃」,更參與「鳴芝聲劇團」的粵劇推廣工作,精神可嘉。看著一班小紅船學員演唱《香夭》及不同的首本名典,有板有眼,期望粵劇有新希望,可以傳承及不斷創新!



古典與流行、傳統與創新、跨界與傳承,只要結合得好,一定能讓更多經典永垂不朽。





2018年3月4日 星期日

仁美清叙與亞洲會

仁美清叙成立於1991年,利智是創會會長,其中有幾年曾解散,直至2009年由我及黎燕珊商議再重組復會。這個由歷屆亞洲小姐而成立的得奬者及參賽者自由參予的獨立社團,以服務社群為己任的慈善組織。亞洲會則成立於2012年,由一班關心亞洲電視的新知舊雨而成立的社團組織。兩個組織都是完全獨立於亞洲電視,與亞洲電視無直接關係,但無可否認的是這兩個組織都因應亞視而衍生出來。但隨著亞洲電視免費電視牌照不獲續牌,消失於大氣電波,現雖以OTT形式復活,但頗有疏離感。可幸兩個組織多年來依然屹立不倒,服務社會,參予不同的慈善活動,亦辦不同活動予會員同喜同樂。



剛在去週,先有仁美清叙春茗,後又有亞洲會新春聯歡暨5周年晚會,前者我是董事兼顧問,後者我亦是創會一份子兼董事,故兩個聚會我都有參予。看見仁美清叙一班亞姐的成長,不少已成為名媛企業家,有些亦在自己的專業努力發展取得佳績,有些則成為孩子敬愛的母親,我為她們而驕傲。頃刻,我又想起亞姐一個個參選時,步進面試間的情景,有些還歷歷在目。看見她們今日的成就,真是長江後浪推前浪,亞洲小姐競選,確是每一個青春少艾圓夢的地方!



亞洲會的新春歡歡暨5周年會慶,亦瀰漫著一片歡樂的氣氛,二十一席擠得酒樓水洩不通,很久沒有這麼多會員及賓客濟濟一堂了!這又使我想起2012年亞洲會在當時大埔亞視八廠成立的場景,那天得到不少愛亞視及曾經服務麗的亞視的朋友聚首一堂,樂也融融。其後在亞視不少重要關頭,特別是風雨飄搖時,亞洲會多次挺身而出,為亞視發聲,保真理而戰,出人出錢出力。現在想起來,慶幸當時有亞洲會,特別是會長魏秋樺及一眾副會長、理事長、理事等帶領著亞洲會前進,策劃著一個又一個的活動。近這兩、三年,亞洲會亦成為一班素人表演的場地,更積極參與很多社區及慈善活動。



藉此新春之際,我祝願「仁美清叙」及「亞洲會」會務蒸蒸日上,在社會上作鹽作光,成為服務社會,參予慈善工作的中流砥柱!更在此呼籲更多正牌亞洲小姐參賽者加入「仁美清叙」,更多朋友加進「亞洲會」,成為社會兩股「正能量」。







2018年2月24日 星期六

春暖花開的時候

很快,一年又過去了!今年的農曆新年,我也是在北京度過,為的是向我伯娘一家拜年,順道亦探我在北京的朋友。由於今年年初一已是216日,北京天氣暖和多了,雖然晚間也常在零度以下,白天有五度左右,因沒刮風,所以並不覺得冷,也正因為没風,空氣中微塵頗多,故仍有點陰霾,天只可說是微藍,但一切枯樹已長出新芽,很快,又是春暖花開的時候。



正月初四,正是廿四氣節中的雨水,可惜北京已有120天沒有雨水,所以更没下過雪,天氣有點乾燥,北京已經多年没在春節下雪了。記得2001年我在北京工作的兩年,每年都有幾場大雪,一片白茫茫,好不漂亮,我總喜歡雪花飄下的感覺,是多麽的寧靜,去公園踏雪,是多麼的歡樂!那年的天壇公園、玉淵潭公園、日壇公園,都是厚厚的白雪,不少小孩子都在砌雪人,可惜那時未有智能手機,拍照没有這麼方便,但那份踏雪尋梅的感覺,已成為我腦海不滅的烙印!



可惜今年北京五環內更禁止放炮竹烟花,雖然有助環保及保護生命財產,但總少了一份「年味」。記得有一年,在北京郊區朋友家過大除夕,一踏入新年,便放了一串長長的鞭炮,那夜,京城處處都是爆竹聲,烟花此起彼落,真是火樹銀花,燈影交輝的大除夕。又有一年,我獨個兒走到「大鐘寺」撞鐘,迎接新年的來臨,那夜天氣冷得厲害,完後更打不到車回家,要在嚴冬下步行到很遠的地方,才幸運地截到車子回去。



北方流行「數九寒天」, 從冬至算起,每九天算一「九」, 一直數到「九九」八十一天,九盡桃花開,天氣就暖和了。實際上是「九九又一九,耕牛遍地走」, 這些相傳已久的民間與氣候有關的歌謠,也是相當準確的。春節逛廟會,亦是由來已久的習俗,多年來我都去湊熱鬧,地壇、廠甸、陶然亭、琉璃廠的廟會我都去過,買冰糖葫蘆,買風筝年畫,都是我的必然動作。



這幾年,內地每個電視台都攪「春晚」, 並且不斷重播,電影院亦有不同風格的賀歲片,我還會去梅蘭芳大劇院看京劇,首都劇場看人藝話劇,中國美術館看展覧,南鑼鼓巷一帶串胡同,今年我還打算再去故宫博物院,只希望我不會被春節每天都有八萬遊客嚇怕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