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月8日 星期一

我們這代還有詩

中學時,嚮往做詩人,迷上了讀詩寫新詩,在那個「為賦新詞强說愁」的年代,總覺得能吟詩作詩,是最浪漫不過的事。大學時,差點選修了「詩選」,學習寫古詩,可惜撞了一些必修課程,至今仍是一個遺憾,還不懂寫律詩絶句,不能與古人同遊。

第一次接觸新詩,可能就是課本選載冰心的《紙船——寄母親》,那份遊子對母親的思念,躍然紙上,久久未忘。「這是你至愛的女兒含著淚疊的,萬水千山,求他載著她的愛和悲哀歸去。」所以,我也找出冰心仿效泰戈爾短詩的《繁星》、《春水》來看,是詩人零碎的思想,猶喜愛「童年啊!是夢中的真,是真中的夢,是回憶時含涙的微笑。」也是充滿哲理。其後徐志摩的《偶然》、《再別康橋》更是年輕時背誦得朗朗上口的新詩。五四時代的詩作,至今讀來仍不失時代的觸覺,深信詩人真是反映每一個時代的呼聲。

台灣的詩人,最早由葉珊的散文到楊牧的詩,由峨嵋街的先知、騎樓底下的詩人的周夢蝶到風靡中、港、台的余光中,都是我最喜歡的。可惜周老與余光中都先後辭世,可幸台灣不同導演拍攝的《他們在島嶼寫作》都有他們的光影留聲。我還記得十多年前我常坐在台灣武昌街的「明星咖啡館」午飯及下午茶,總渴望與詩人不期而遇,或在樓下街頭,可碰上這位長衫清癯的老人周夢蝶,可惜都事與願違。《十三朵白菊花》寫著:「複瓣,多重,而永不睡眠的秋之眼:在逝者的心上照著,一叢叢寒冷的小火焰。」余光中《蓮的聯想》:「我卻拒絕遠行,我願在此,伴每一朵蓮,守小千世界,守住神秘。」

大陸內地的詩人也寫下不少名句,像顧城的「黑暗給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卻用它尋找光明。」又像海子的「面朝大海,春暖花開。」可惜兩位詩人都選擇了自己結束生命,果是天妒英才,還是詩人不能與世界妥協。北島也曾寫過「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証,高尚是高尚者的墓誌銘。」這些都是對世界不妥協的控訴!

香港也有不少詩人,像馬朗、蔡炎培、也斯、王良和、廖偉棠等,不少都以香港風物景象入詩,余光中因曾任教於香港中文大學,也有不少詠沙田詩作。長久以來,詩都是騷人墨客有感而發的作品,很多城市都在交通工具上宣傳詩,像台灣捷運更有詩歌節,記得歐洲有些城市也讓詩人在交通工具上朗讀詩。那天去到中環香港郵政總局,赫然發現大玻璃上都寫上詩意的短句,但願香港也能變成一個詩意盅然的城市!




2017年12月31日 星期日

不能忘卻的2017年

執筆之際已近2018。在送舊迎新的日子,除了盤點一下2017年之所行所事,重整這一年的經歷,除了感恩和寬恕,也正好作為新一年的前瞻及期盼。

2017年對我來説也是劃時代的,我在欲捨還留的情況下,徹底地離開了亞洲電視及其關連重組的上市公司,雖然是萬般不捨,但看到不少舊員工都找到工作,心𥚃也得安慰。其實一間機構的核心價值,就是一班努力不懈、忠心耿耿的員工,員工才是公司的寳藏;既然大家已各散西東,又為何還要依戀一些逝去的事物呢?現在新的亞洲電視數碼媒體,心裡只能祝福她振翅高飛,既然人面大部分已全非,又何需老是要找回舊日亞視的感覺?

有幾句蘇軾的詩:「人生到處知何似?應似飛鴻踏雪泥。泥上偶然留指爪,鴻飛那復計東西.......」總是常伴我心間。既然歲月不留痕,我們就應滿懐信心向前看,感恩歲月帶給我們的經驗及飽足,更應接受每一天賦予我們新的挑戰。所以我在今年三月初旬,休息了一個月後,我便加入了一間非牟利的慈善組織,亦是香港到目前為止唯一一間24小時的基督教電視頻道,影音使團創世電視,展開好像相近,其實又很不一樣的工作!

其實2017年我的生活也是蠻充實的,我嘗試了很多的第一次,包括第一次做電視節目主持,5月中去了德國及瑞士兩星期有多,參予恩雨之聲馬丁路德宗教改革500年的8集特輯拍攝,已在香港及加拿大不同的媒體播出,對自己的表現當然很不滿意,尚有許多改善空間;第一次參予大型佈道會講見證,包括九龍城浸信會及香港大球場的福音盛會,希望日後依然有更多機會做見證及分享;第一次與專業演員為浸會大學籌款同台演出的《小城風光》,雖然是沒有對白的大配角,但仍認真地排了幾次。日前又曾在音樂會上首次唱歌演出。這一切一切,都留給我美好的回憶及突破。


20171231日晚上8:00,創世電視已正式登陸myTVsuper602頻道,這亦是一個重要的時刻,因全港已登記myTVsuper超過550萬的登記用戶,將可免費收看這一條傳播福音好信息,散播正能量,弘揚好人好事的頻道!亦祝願大家有一個身心靈都健康豐盛的2018年!


2017年11月28日 星期二

請以創世電視總監來稱呼我

記得我是20151224日那天正式不用到亞視上班的。迄今離開亞洲電視差不年兩年了,很多人現在遇到我,還問我有關亞視的情況,或叫我加油,又問到我亞視是否真的復播等?可能是我在亞視的形象深入民心吧!的確,迄今我還對亞視的每一人每一事念念不忘。

離開亞視後,我休息了幾個月,去了加拿大黃刀鎮看北極光,又去了我很喜歡的京都、北京小住。其後我去了一家上市公司協盛協豐擔任執行董事及行政總裁,這就是目前正重組亞視的母公司。不久後,我又調到旗下的子公司做執董及行政總裁,期間亦處理過一些亞視重組的工作,直到今年38日,我便加入了以傳揚基督福音的創世電視任總監。

四十多年前成我已受浸加入了位於堅道的香港浸信教會,就是基督信仰支持我在演藝娛樂圈邁向四十周年,一直以良心正道處事;特別是在亞視最後兩年的欠薪歳月,若不是有信仰,相信我不會這般的從然面對。正計劃明年入行四十年,好好檢視這四十年來在娛樂圈的點滴歲月,也準備再出一系列書籍,紀念這些青蔥日子,作為我對前半生的總結及懷念。

就在這段日子,算是華麗轉身,我加入了一個更需要我的電視台半年有多了,我覺得創世電視台有更大的發展空間,希望大家不要以為是一間基督教電視台而將之邊緣化,其實創世電視節目豐富,何況聖經是一本充滿智慧言語的大書。我正努力將不同類型,資訊性、正能量、互動性的節目呈現在觀眾眼前。2017除夕夜將正式登陸已擁有500萬登記用户的 myTVsuper ,期望你能對創世電視「另眼相看」。屆時將會與原有的有線電視15台,nowTV545台分途廣播。

十年來香港沒有大型的福音佈道會,今周四(1130日)開始一連四天七場的「香港福音盛會2017」,將在香港大球舉行。我將與司徒永富先生在121日星期五晚上7:30分享見証「寶富之旅」,那晚還有周慧敏獻唱,李炳光牧師證道。誠邀你們出席,或不論當時你在何地,都可在myTVsuper802免費頻道,觀看直播,那晚將在7時開始全程報導現場情況,亦是創世電視在myTVsuper的首個電視節目,意義深遠。


但願未來的創世電視,可帶給香港700萬人的祝福!



2017年10月24日 星期二

無處不在的正能量

中學時,讀過何其芳的散文名篇《老人》,是作者回憶幾個老人,最後發現自己也老了而慨嘆:「人生太苦了,讓我們在茶𥚃放一點糖吧!」最後竟發現這是一個荒唐的夢境,而當時他正值壯年,應該用嚴肅的工作來填滿由成年到老年之間的空白。這篇文章一直牢記在我腦海,可能我太喜歡何其芳早期的詩及散文,特別是人生苦短,茶𥚃放糖的隱喻。

幾星期沒有更新我在《am730》的文章,倒是我增加了寫臉書的次數,可能近期工作忙碌,亦擔當了很多義務工作及分享自己經歷的聚會。我要在這個短暫的人生,為別人加糖,使別人也分享生活的甜美。先是我再次擔任香港浸會大學尚志會為母校籌款的主席,因而包了由師兄張之珏、謝月美聯合執導的話劇「小城風光」1112日專場,亦向最早在母校任教的戲劇大師鍾景輝博士致敬。所以頻頻開會宣傳「谷飛」,希望賣個滿堂紅,為浸大籌得可觀善款。在浸大校友日更大力宣傳催谷,還有限量票以半價發售,果然奏效!

另外,我又擔任泰山公德會發起的「2017年第一屆港澳區感動母親評選」籌委會主席,看見會長陳英傑滅癌魔的決心,你怎能不動容而出力協助?聽到五位淒苦母親的感動經歷,我及很多觀眾也熱涙盈眶,這是難得的一埸表揚孝道的生命教育,我還第一次與金牌司儀車淑梅小姐擔當司儀。那晚大家圍爐吃盤菜,這何嘗不是一場感動的盛宴!真是正能量無處不在。

其後我又參加了香港廣告業聯會的紫荊盃廣告頒獎禮及紫荊社的十六周年會慶,看見一批批來自內地得獎的廣告精英,不禁嘆息香港的廣告作品今非昔比。而周潔冰議員擔任主席的紫荊社,一直關心香港及內地的慈善工作,我亦不能不佩服這些組織的義工團隊。


最後我還參加了「香港福音盛會2017」的禱告動員大會,穿起影音使團的T恤,相當醒目,還擔當了持旗手,一起奮勇作基督精兵,期待福音盛會,可成為香港700萬人的祝福!

































2017年9月24日 星期日

《大馬士革的呼聲》

上周影音使團邀請了紀錄片《大馬士革的呼聲》的主持、美籍埃及裔人道主義博士Dr Yvette Elbayadi Isaac親臨香港進行兩場分享會及活動,向香港觀眾推介節目。《大馬士革的呼聲》是影音使團創世電視聯同Dr Yvette Elbayadi Isaac前往敘利亞首都大馬士革、霍姆斯及蘇韋達三個交戰前沿城市拍攝及製作,為觀眾呈現敘利亞內戰中的人道危機及當地真實一面。

節目每集從一個重點切入,以第一手資料揭示恐怖組織的非人手段、種族清洗的慘痛真相,引發對受害者的關注、喚醒人道之心,共同向受害者伸出援手;真實呈現廢墟中的敘利亞人仍然勇敢求存、幫助鄰舍的精神,甚至在教堂廢墟中仍能舉行婚禮的盼望;同時也探討當多國相繼發生恐襲、恐怖主義大有從中東蔓延全球之勢時,人可如何安身自處。

我在看預告片段時,除了感受到戰火對叙利亞帶來的破壞與震撼外,也感受到當地基督徒對信仰的堅持。Dr Yvette在節目中呈了多個信仰的故事,包括:堅持留守的神父講述殉道者的血與淚、與武裝分子交涉的驚險經歷,以及敘利亞基督徒枯骨重生的信念;恐怖分子意圖摧毀文化遺產,抹去歷史,但敘利亞信徒正以信念守護世代存留的文明;魯茲人從求助者成為幫助者,基督徒向武裝分子傳福音、送聖經,敘利亞人展示勝過恐怖主義的力量。

無論您是否主內弟兄姊妹,我也誠意向您推介《大馬士革的呼聲》,節目於逢星期二晚上9:30於創世電視頻道(有線電視15台及nowTV545台)播出。




2017年9月3日 星期日

歡樂停不了

自從WhatsappWeChat流行後,手機便增加了許多不同的群組,方便大家溝通及表達意見,最重要還是一些活動的通知及分享,真是一個很實用方便的溝通方法。我們一班認識了43年的浸會同學,便開了一個名為「歡樂停不了」的群組,基本上是不談政治宏圖,只談風花雪月的賞心樂事,我們活動之頻繁,的確能做到「歡樂停不了」!

記得當我在亞視困難及惹上官非的時間,一班關心我的同學,主動開了一個名為「我們愛家寶」的群組,關注我的官司進度及給予我良計妙方的交流,非常窩心及有幫助,是我孤單無助時最溫暖的幫助。其後他們還叫我認真考慮參選立法會議員,義務做我的競選團隊及軍師,那時我評估過形勢,亦分析一些客觀環境,決定婉拒了他們的好意,不打沒把握的仗。

從「歡樂停不了」衍生出來還有一些小組飯局、看李居明新編粤劇、同學生日會、一起做善事、一起看演出的個別小組,好不熱閙。好像最近我們一班同學嚮應尚志會會長徐國榆的號召,決定包了一場向鍾景輝八十大壽致敬而復排的美國名劇《小城風光》。我們決定購下十一月十二日晚上一場,為浸會大學一帶一路的老師及學生籌欵,饒有意義。我也義不容辭擔當了籌委會主席,幸好有一班熱心的校友積極推動協助,包括著名舞台監督梁廣昌已日夜奔波找資料,找人贊助及出席支持,務求要將這籌款特別場辦得有聲有色。

其實《小城風光》與浸會大學有一連串不解之緣,四十多年前開始,多次演出此劇為浸會籌款。今次師兄張之珏專誠從新西蘭返港,與張寶之復排此劇,由李司棋、謝君豪、蘇玉華擔綱演出。我們那場還在正式演劇前,增設細說《小城風光》一幕,正聯絡歷年曾演過此劇的演員及幕後名人,一同暢談演出此劇的經歷,并由名人客串演出劇中的一些不需台詞的角色,這些名人都要先有一定額度的贊助才能登場,相信必可為尚志會籌得可觀善款。


原是一個以吃喝玩樂為目的的群組,繼而可以發動群中眾人不同的恩賜強項,做一些更有意義的事情,絶非始料所及。經歷43年的友情,我們以歡笑關懷的心情維繫,但願一直可以「歡樂停不了」!



2017年8月29日 星期二

千古知音最難覓

上星期到了北京、瀋陽及武漢走了一圈,看了兩個很有意思的演出。第一個是正在內地巡迴演出的百老匯音樂劇《修女也瘋狂》,現正是北京站;另一個則是在武漢熱賣的漂移式多媒體情景劇《知音》。

記得《修女也瘋狂》曾是一部風靡全球的電影,香港及台灣都曾改編成音樂劇演出,我還專程去台北看果陀的改編國語版,名為《跑路天使》,並由蔡琴擔綱演出,在十多年前可算是一大突破。當時蔡琴剛由美國遊學回台不久,她的演繹及唱功都別具一格。高志森的港版《修女也瘋狂》也另樹新風,料不到十多年後竟然在北京可看到這齣這麼有「福音性」的原版舞台劇。雖然沒有華麗的佈景,也沒有浮誇的舞台,但卻令觀眾看得很窩心,深深被感動。驚訝北京人看劇的修養竟大大提高,懂得鼓掌及現埸鴉雀無聲,這樣敏感的宗教題材竟可在天子腳下上演,這也算是近年一大突破!

武漢是我去過不少次的城市,其中黃鶴樓、晴川閣、古琴臺都是有名的古蹟,三個地方以前也到過,特別是古琴臺,更能發思古之幽情。相傳那是俞伯牙與鍾子期相遇的地方,伯牙鼓琴,奏出《高山流水》一曲,子期聽之,并相約一年後在此地再遇,多麽情深浪漫的故事,千古知音最難覓。武漢也是辛亥革命武昌首義的地方,而《知音號》正是反映那個大時代發生在一艘名為「知音號」大輪船的故事,創意獨特,表現手法也很前衞,每個觀眾去到不同的船艙,與演員近距離接觸,聽他們講述不同的故事,所以每個觀眾都經歷了一次不相同的輪船之旅,各片段拼湊起來才是一個完整的故事。更喜出望外的是輪船是可航行的,故可順道遊覽長江在武漢的一小段。主辦單位及導演充份利用了獨特的大輪船場景,船上不同人物的遭遇,反映了大時代的悲歡離合,真是一段漂移式的劇場經驗。劇中所有演員唱出李叔同「送別」一幕,全船觀眾都在低吟,更有很强的感染力,知音一別,不知何日再相逢?


我喜歡每到一地,都找不同的演出來看,一方面可以更了解當地的文化,另一方面可以吸收不同的表演手法,移植到將來自己的創作中,信可樂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