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20日 星期日

不一樣的周末

上周末是一個風和日麗的早晨,我第一次參與基督教家庭服務中心的賣旗籌款,與仁美清敘一班亞姐及義工,一早便在觀塘展開這項有意義的活動,這也是我第一次親身在街頭賣旗,是一個難得的經驗,幸好反應也算熱烈,才不致「吃白果」,這也可作為「影音使團」今年106日賣旗籌款的一次熱身。

街頭真可觀察到人生百態,多少人在你身邊擦身而過,不留半點痕跡;又有多少人主動在你面前卻步,在錢袋口投下甘心樂意的金錢。常說「施比受更為有福」,此刻深深體會得到。香港電台「香港故事」活在風起雲湧時,也繼續跟踪追拍,期望特輯可更能充分反映一個真實的自己。

其後便匆匆趕往屯門,參與「扶輪職業博覽2018」,與一班中學生分享「生涯規劃」。這是近幾年很流行的一個名詞,很多人也擔當了生涯規劃師。記得小時候夢想的職業是「航海家」,可以到不同的地方探索流浪;長大了,又想做一位社會工作者,幫助不同群體個人的需要,我覺得很有意義;我一直都喜歡同人溝通,也很喜歡聆聽別人的心聲及需要。直到我進入浸會學院(即當今的浸會大學)傳理系,我又走上媒體人之路,一直便做了40年的演藝娛樂事業,我那年代也未聽過「人生規劃」幾個字,只知道自己的理想,隨著年紀、時代、環境而改變。

看著一班中三、四的學生,已開始要「生涯規劃」,與他們溝通互動,也知道現在的青少年也滿有理想及想法,只是需要一些成長導師,分享他們的人生經歷,激勵他們,亦師亦友,相信這是他們最需要的人生良伴,深覺這節分享也令自己有深切的體會。

上周日是母親節,雖然先母已離世30年,但心中仍充滿與她一起生活的片段,感謝她的教導,使我成為一個正直良善的人,一生不偏離正道。與一班親人午茶後,我又去到中區聖公會座堂,在靜默,在禱告。黃昏去看了「某日某月」的優先場,被片中純真的氛圍所感動,回到片中營造的1992年,那種單純,那種清新的情懷,依然未變。

我覺得這個周六周日,上帝已給我四段單純簡樸的生活,每一刻都讓我過了很不一樣的周末!

原來簡單就是美!有耶穌在我心,就是喜樂的泉源!




2018年5月8日 星期二

人生若只如初見

這是清代詞人納蘭性德的名句,我很喜歡;意思是指「事物的結果並不像人們最初想像中的美好」。如果一切事物都能定格在初相識的單純,這又是多麼的美好!但我有兩個演藝界的朋友,雖不多見,但一見如故,話題又滔滔不絕。友誼,更不止初見。

認識姚珏也接近二十年,她是香港、內地以至國際一位很出色的小提琴家,她常參與不同的籌款活動,都是義務參加,還出錢出力。不因為她是中國著名音樂家姚笛的女兒,亦不因為她是魯平的媳婦,人們才認識她;而是她在音樂上的造詣讓她聲名遠播,更佩服她那份拼搏、創新、傳承、以及大膽地作出很多跨界的演出嘗試,所以,她更是一位「創奇者」。

2006年,姚鈺與容祖兒及莫拉維亞交響樂團已舉行了多場音樂會。2013年在編舞家伍宇烈的撮合下,姚鈺與港芭李嘉博又有一次結合音樂與舞蹈的演出,有幸我都是座上客。去年半島酒店汪明荃50年世紀盛宴,姚珏以小提琴奏出《傾城之戀》,牽領汪阿姐出場的引子,亦配搭得天衣無縫。近十年,她更致力專心培育香港年青音樂家,成立「香港弦樂團」,推出「師友計劃」,進行培訓、演出、交流及音樂推廣的工作,已見成績。上周六55日,更在沙田馬場亮相圈,推動了一個健力士最多人同時弦樂演奏的世界紀錄,共有1021位合資格的青少年、兒童一起演奏,奏出最能代表香港堅毅不屈精神的《獅子山下》。

另一位則是已認識了四十年的奚秀蘭姐姐,我在TVB《歡樂今宵》做資料撰搞,落廠時常看見「高妹」奚秀蘭在綵排。那時,我是初出茅蘆的小子,對她演出的一絲不茍已佩服不已。直到1987年,我在富才製作工作時,她已離開TVB,我們正製作「香港超級模特兒大賽」,在亞洲電視播出,擔當壓軸嘉賓演出的正是奚秀蘭。我們也在製造反差與跨界,奚秀蘭以傳統中國旗袍,坐著黃包車,唱著《夜上海》出埸,令紅館的現埸觀眾,無不驚豔。其後我與奚姐姐見面不多,只偶然在一些社交場合驚鴻一瞥。

直到知道她準備開50周年的私房菜音樂會,我們才又見面多了,她仍是說話滔滔不絕,但廣東話口音比前進步了很多,她還計劃將聖詩交給創世電視拍攝,讓基督徒唱詩讚美時,更感受到上帝創造的豐盛。

原來奚秀蘭是最早亮相中央電視台春節聯歡晚會的香港歌星。1984年,她在春晚唱了《花兒為什麼這樣紅》、《天女散花》及《阿里山的姑娘》三首歌,她甜美的歌聲,已深深烙印在大江南北觀眾的心。由於多年沒看過她現場演出,所以56日上周日,雖排隊等了20分鐘的電梯,但聽見她繞樑三日的歌聲,雍容華貴的台風,肯定令人興奮難忘!

兩位不同領域的演藝名家,我們雖不常見,甚至多年不見,但我們間的情誼,為一個演出的嘔心瀝血,總是令人莫失莫忘。期望他們有更多突破性的演出,同時亦提高香港觀眾的欣賞能力,在演藝事業再創輝煌!






2018年4月30日 星期一

娜年芳華


一個月前收到前亞視舊同事金華與北大才女王娜發來結婚的請柬,各取了自己名字,用了「娜年芳華」作為請柬主題,既浪漫,又有創意;更與馮小剛拍的「芳華」,掀起內地一代人回憶的電影相揮映。

婚禮選了在馬來西亞沙巴舉行,金華多次叮囑我必須來,還要作他們婚禮的證婚人。本來我老早買了機票,這段期間到溫哥華探望妹妹的,但想起過去多年來,與金華的「老少配」,踏遍大江南北。我怎能不出席擔負重任呢?唯有將往溫哥華的行程推遲,雖損失了這套機票,但也是值得的,不出席反而是我一生的遺憾!

第一次見金華是200910月,他隨著新投資者一齊進到亞視,部署接待杭州灣發展,在香港招商的工作。看他那年風華正茂,辦事有條不紊,而且深懂內地官場接待規矩,不暗由心佩服。更何況那次活動辦得挺急,但也號召了不少城中名人出席,效果奇佳。自此之後幾年,我們兩人一直都在內地做「開荒」的工作。由黑龍江長白山到海南省海口、三亞;由雲南的西雙版納到貴州遵義婁山關;由一、二線城市的發展新區到窮鄉僻壤,由熱到我們要命的重慶打四川火煱到冷得我們發抖的哈爾濱吃馬迭爾冰棍,上山下海,大街小巷,我們都走遍了。相信那幾年也是我遊走中國最多的地方,也喝了最多茅台、五粮液,老白干的歲月。現在回想起來,那串日子的苦與樂,依然歷歷在目,也不知怎樣走過來的?但也給我們極好的鍛鍊,也鑄造了我們的友情。

這是我第一次到沙巴。其實我一直都很喜歡馬來西亞的熱帶風情及民風,特別的馬來西亞東海岸。記得1984年,我曾到關丹一帶拍電影及睇景,晚間看著天空無數的流星飛逝,到今次在沙巴香格里拉渡假酒店,我看見兩晚日落的彩霞,也是稍縱即逝,絢麗奪目。金華因為是回民,他很嚮往沙巴「水上清真寺」,所以選擇了沙巴作為婚禮地點,更以日落見稱的沙灘作為證婚儀式的場地。是夜雖然洒了一場雨,反而令溫度稍降,燭光火把與濕地相互輝映,情調更為浪漫。

這是我生平第一次擔任證婚,更是第一次用普通話朗讀結婚盟誓。我不知當晚有多少人完全聽懂我的「港腔普通話」,但他們都異口同聲說這是一個畢生難忘的婚禮,更何況每位賓客都有一對刻有自己名字及「娜年芳華」的杯子,這是永誌相隨的「伴手禮」。

 來去匆匆,我趕著回港,沒有參加美人魚島的浮潛,但沙巴醉人的日落,美味的海鮮,及每位賓客的笑語,已深深印在我的腦海裡。「人生難得一知己,千古知音最難覓。」金華、王娜,我再次祝福你們白頭偕老,永結同心,努力營造一個溫暖幸福愉快的家!



 


2018年4月17日 星期二

知音

三十多年前,有一部我很喜歡的內地電影《知音》,是講述蔡鍔將軍與小鳳仙的一段故事。電影主題曲《知音》,更是我不斷重覆聽著的一首歌,「人生難得一知己,千古知音最難覓」。那時錄音帶還未出版,前姐夫在電影院做工程師,他知道我喜歡這首歌,還偷偷地在播放時錄了音帶給我,自此我便不斷重播,直到有正式音帶面世為止。



幾年前,我在北京首都劇場看北京人民藝術劇院演出的《知己》,以納蘭性德寫給顧貞觀的《金縷曲•贈梁汾》:「一日心期千劫在,后身緣,恐結他生𥚃。然諾重,君須記」為核心,寫出他們倆刻骨銘深的友情。記得我看這部話劇時,也被這段友情感動到偷偷暗淚垂。



「伯牙鼓琴,子期聽之」,他們高山流水的友情,感嘆人生遇知音,早已傳頌千古。伯牙摔琴的古琴臺,也成為武漢的名勝。古詩十九首:「不惜歌者苦,但傷知音稀」,充份表現出知音難覓的意境,自古以來,人們多渴望可在人生覓知音。



去年我再重臨武漢,沒有時間去古琴臺,卻看了一齣長江首部漂移式多維體驗劇《知音號》,也是難得的一段人生經歷。人生就像一段船上旅程,我們遇上很多與我們擦肩而過的人,有些不留痕跡,有些卻刻骨銘心,真是「天涯何處覓知音」!



感恩的是我的人生路上也遇上不少知音,他們一直在我需要幫助時,永遠不離不棄,陪伴著我,讓我有不斷走下去的勇氣。就好像我與六位在工作上的好伙伴,全部都認識了接近三十年,其中Amy還在我做電影執行製片時認識,當今已超過三十多年。雖然現在大家都在不同的機構工作,或是幫助家族生意,一有時間總會走在一起,一連起碼有十次的相聚,有時更聯袂一起去不同的地方旅行。每次見面,我們總是天南地北,閒話家常,樂也融融!



但願你的人生,也有幾位知己,終生成為你的知音!






2018年4月9日 星期一

最是人間四月天


今年的四月天,天氣有點反常。北京還下了一場三十多年來已沒有下的四月雪,從電視新聞看見萬里長城,披上銀裝素裹,雪花紛飛,美極了!香港也沒有「清明時節雨紛紛」的烟雨淒迷,反而天氣相當乾燥,清明節當天還發生數十宗山火。其後更降溫,青馬大橋上層因有強烈季候風而關閉了行車中線,過去這一周,天氣是相當舒服的,如果香港多些這種清涼的天氣多好!



原來一踏進四月,香港也是春花處處,「香城何處不飛花」!像勒杜鵑、洋紫荊、木棉花、黃風鈴、山櫻,還有很多不知名的小花,都在爭妍鬥麗,真是「不入園林,怎知春色如許?」香港各大小公園,到處都看見花海處處,這正是逰園的好時機。我常認為香港的山色很美,海水也美,只要肯多到郊野走走,必會心曠神怡,精神飽滿。就算在市區內蹓躂,也會發現很多被忽略的角落。所以每在假日,我總喜歡到郊外、離島、中環、上環、西環、灣仔日、月、星街及山頂走走。



可惜四月,也是令人傷感的日子。十五年前張國榮從中環文華酒店一躍而下,如今四月一日,這𥚃總是一片花海,站滿來追憶他的人。記得1977年,我在麗的電視實習時,那年張國榮剛出道,作為助導助理的我,也有機會與他一起外景拍MV,他還遺留了太陽鏡在外景車上,我給他打電話,交回太陽鏡給他的情景依然在腦海中。有一段時期,張國榮去了加拿大小住,我妹妹是「哥哥」的迷,每次我到溫哥華探她,她總雀躍地帶我看「哥哥」的大宅,到市中心「哥哥」常幫襯的時裝名店,看貼在牆上的張國榮照片,希望會不期而遇。每次妹妹回到香港,又必去銅鑼灣的「為您鍾情」餐廳,他拍「阿飛正傳」的「皇后餐廳」,可惜如今這兩個曾是「哥哥」出沒的地方,已經改為其他店鋪了。



無獨有偶,今年將是陳百強六十歲忌辰,網台SOOORADIO為他準備製作特輯,我曾為DANNY仔做過五次演唱會的編導,便應邀在這周做錄音,也想起很多演唱會及與他在希爾頓酒店,在蘭桂坊的片段,真是「百般滋味在心頭」!



想起兩年前的四月一日,亞洲電視最後一天免費電視廣播,我在西九龍中心舉行新書「有緣再會」簽名會,來一起見証歷史的朋友也不少。想起亞視曾播放以林徽音一生為題材的電視劇《人間四月天》,不期然唸起她寫的新詩《人間四月天》:



「你是一樹一樹的花開,

是燕在樑間呢喃,

你是愛,是暖,是希望,

你是人間的四月天。」



但願這四月天,給讀者帶來愛、暖和希望!






2018年3月26日 星期一

我與《紅樓夢》

《紅樓夢》是我國四大古典名著之一,歷來不知有多少學者,窮一身精力去鑽研眉批。好像脂硯齋重評《紅樓夢》,紅學名家俞平伯、周汝昌,到當代的劉心武、蔣勳、白先勇,都對《紅樓夢》做了不同的研究,著書立說,寫出自己的心得。

大學時修讀社會學,教授要我們從《紅樓夢》的上層社會,分析大觀園的階級鬥爭,我便認真地讀起《紅樓夢》來。才發現《紅樓夢》人物眾多,書中也有不少詩詞歌賦,更有很多紅樓飲食,民間習俗,各方面都有細緻的描寫,是了解清朝上流社會生活的一本奇書。

《紅樓夢》亦衍生了不少電影、戲曲、話劇、電視劇。印象猶深的是41年前佳視起紅樓,攝製了100集《紅樓夢》電視劇,由伍衞國、毛舜均及米雪等擔綱演出,引起一陣子哄動。其後亞視邱德根又引進中央台的《紅樓夢》,開內地電視劇在香港電視台播出的先河。大約十年前,內地又掀起翻拍《紅樓夢》的熱潮,還結合電視台綜合節目,進行大規模選角活動。記得有一年,亞視拍攝今日北京話宣武,去了位於北京城南宣武區的「大觀園」取景,我也有前往,印象猶新!

上海越劇《紅樓夢》,可說是紅樓夢電影的經典,難得徐玉蘭的賈寶玉,以三、四十歲的「高齡」演活了十多歲的「小鮮肉」,實屬難能可貴。今年香港國際電影節,回顧了大部分林青霞主演的電影,我又有機會再在大銀幕看林青霞飾演賈寶玉、張艾嘉飾演林黛玉的黃梅調金玉良緣紅樓夢,由李翰祥大導演親自操刀,吸引了不少捧場客。

林黛玉春天時於大觀園「葬花」,感懷自己身世,悲從中來。昨(25)是香港一年一度香港花卉展覽最後一天,我當然也去了蹓躂。看見春花如海,配合不同的裝置設計,真是美的讚歎,難怪遊人如織,拍友處處。又有一年,我的「蜻蜓製作」配合旅遊發展局,將花卉展遍佈香港不同地區,吸引更多遊客關注。我便以真花、絲花、吊掛盆栽,點綴了中環至半山自動扶梯,途人都大為驚奇,這實是一大創舉,迄今也難以忘懷!

香港不少樹木的花朵都在春天綻放,讓我們要惜春,好好欣賞上帝奇妙的創造!






2018年3月19日 星期一

同學頌

今年是我中學畢業44年,大學畢業40年。當年我唸的是中文中學,要讀完中六才算畢業,由小學五年級開始,每級都冠以一個社名,那年我們選擇了基社,直到中學畢業。級社代表已開始策劃明年中學畢業45年活動。培正及浸會每年都有校友日,只要時間配合得到,我都常回兩所母校走走,探探曾教過我的老師、校長。逢510更可參加學校的加冕禮,回校的同學通常都比常年多。今年浸會適逢傳理學院50周年,我們一班同學畢業40年,相信回校參與慶典活動的,要比平常多。



近幾年,我們浸會及培正的同學都開了幾個不同的組群,加強了不同興趣同學的溝通,有吃喝玩樂的「歡樂停不了」,亦有行山組及純粹聯誼用的。最經典是我在亞視欠薪案時期,幾個關心我的同學為我開了一個叫「我們愛家寶」的群組,「逼」我一定要關注,不能掉以輕心,給我分析獻計,關切之情溢於言表,至今難忘。當中還有不同的健康飲食貼士,感人惹笑、值得分享的照片視頻,雋語佳句,活動點滴,久不久翻看。這一個個不同的群組,都是温潤著我繼續前進的方向!



上周,我們一班中學同學齊集李振强老闆於紅磡的茶餐廳,舉行新春團拜。每年春節我們基社同學都有團拜活動,過去幾年李老闆亦開放他的大宅,給我們一班同學歡聚,改了在茶餐廳,每人更可點自己喜歡的食品,配合自己的時間,更可彈性地參與,故今年有超過70位同學,實屬罕見。之前一班同學也曾到南生圍騎單車,近日一場大火吞噬了青葱草地,變成燒焦的枯草,可惜騎單車當天我參與不了,錯過了親澤大自然的良機。其實,與我同一屆畢業的中學同學,不少都曾涉獵影視演藝界,如王晶、陳國强、黃杏秀、曾慶瑜、鍾慧冰、林惟良、周美亮等等,其他也有不少是商界、專業的精英,一到同學聚會,大家都放下身份,好像又回到學生年代,暢談求學往事及當下人生點滴。



這周,我們一班浸大好友又去了馬鞍山海濱公園漫步,途經清澈的海水、沙灘、烏溪沙青年渡假村,又想起當年入學迎新營的情景。記得那時我們還要在馬料水站(即今大學站)坐渡輪到烏溪沙,如今滄海桑田,烏溪沙已遍地高樓,馬鞍山已不再是郊區了,曾經中學常去的郊遊勝地大水坑,如今已認不清那片土地溪澗在何處了?



日昨,浸大同學Belinda再度開放她的家作為「廚神爭霸」,我們一班同學都成為「食客」。是夜我們品嘗了十數款精緻的美味菜式,由於部分美食是由「鎗客」烹調,取消了參賽資格,最後袁志偉榮膺「廚神」,確實至名歸也!席間,我們已排下隨後一個接一個的「歡樂停不了」活動!



最近也有不少名家寫過同學頌,像王蒙「只想一起懷念過去的歲月」白松岩的「同學聚會已經像一個信仰」,我卻説同學是我們從幾歲、十幾歳到終老,一班可信任、可托付的好朋友。我會珍而重之,盡量參與每一個活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