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9月24日 星期日

《大馬士革的呼聲》

上周影音使團邀請了紀錄片《大馬士革的呼聲》的主持、美籍埃及裔人道主義博士Dr Yvette Elbayadi Isaac親臨香港進行兩場分享會及活動,向香港觀眾推介節目。《大馬士革的呼聲》是影音使團創世電視聯同Dr Yvette Elbayadi Isaac前往敘利亞首都大馬士革、霍姆斯及蘇韋達三個交戰前沿城市拍攝及製作,為觀眾呈現敘利亞內戰中的人道危機及當地真實一面。

節目每集從一個重點切入,以第一手資料揭示恐怖組織的非人手段、種族清洗的慘痛真相,引發對受害者的關注、喚醒人道之心,共同向受害者伸出援手;真實呈現廢墟中的敘利亞人仍然勇敢求存、幫助鄰舍的精神,甚至在教堂廢墟中仍能舉行婚禮的盼望;同時也探討當多國相繼發生恐襲、恐怖主義大有從中東蔓延全球之勢時,人可如何安身自處。

我在看預告片段時,除了感受到戰火對叙利亞帶來的破壞與震撼外,也感受到當地基督徒對信仰的堅持。Dr Yvette在節目中呈了多個信仰的故事,包括:堅持留守的神父講述殉道者的血與淚、與武裝分子交涉的驚險經歷,以及敘利亞基督徒枯骨重生的信念;恐怖分子意圖摧毀文化遺產,抹去歷史,但敘利亞信徒正以信念守護世代存留的文明;魯茲人從求助者成為幫助者,基督徒向武裝分子傳福音、送聖經,敘利亞人展示勝過恐怖主義的力量。

無論您是否主內弟兄姊妹,我也誠意向您推介《大馬士革的呼聲》,節目於逢星期二晚上9:30於創世電視頻道(有線電視15台及nowTV545台)播出。




2017年9月3日 星期日

歡樂停不了

自從WhatsappWeChat流行後,手機便增加了許多不同的群組,方便大家溝通及表達意見,最重要還是一些活動的通知及分享,真是一個很實用方便的溝通方法。我們一班認識了43年的浸會同學,便開了一個名為「歡樂停不了」的群組,基本上是不談政治宏圖,只談風花雪月的賞心樂事,我們活動之頻繁,的確能做到「歡樂停不了」!

記得當我在亞視困難及惹上官非的時間,一班關心我的同學,主動開了一個名為「我們愛家寶」的群組,關注我的官司進度及給予我良計妙方的交流,非常窩心及有幫助,是我孤單無助時最溫暖的幫助。其後他們還叫我認真考慮參選立法會議員,義務做我的競選團隊及軍師,那時我評估過形勢,亦分析一些客觀環境,決定婉拒了他們的好意,不打沒把握的仗。

從「歡樂停不了」衍生出來還有一些小組飯局、看李居明新編粤劇、同學生日會、一起做善事、一起看演出的個別小組,好不熱閙。好像最近我們一班同學嚮應尚志會會長徐國榆的號召,決定包了一場向鍾景輝八十大壽致敬而復排的美國名劇《小城風光》。我們決定購下十一月十二日晚上一場,為浸會大學一帶一路的老師及學生籌欵,饒有意義。我也義不容辭擔當了籌委會主席,幸好有一班熱心的校友積極推動協助,包括著名舞台監督梁廣昌已日夜奔波找資料,找人贊助及出席支持,務求要將這籌款特別場辦得有聲有色。

其實《小城風光》與浸會大學有一連串不解之緣,四十多年前開始,多次演出此劇為浸會籌款。今次師兄張之珏專誠從新西蘭返港,與張寶之復排此劇,由李司棋、謝君豪、蘇玉華擔綱演出。我們那場還在正式演劇前,增設細說《小城風光》一幕,正聯絡歷年曾演過此劇的演員及幕後名人,一同暢談演出此劇的經歷,并由名人客串演出劇中的一些不需台詞的角色,這些名人都要先有一定額度的贊助才能登場,相信必可為尚志會籌得可觀善款。


原是一個以吃喝玩樂為目的的群組,繼而可以發動群中眾人不同的恩賜強項,做一些更有意義的事情,絶非始料所及。經歷43年的友情,我們以歡笑關懷的心情維繫,但願一直可以「歡樂停不了」!



2017年8月29日 星期二

千古知音最難覓

上星期到了北京、瀋陽及武漢走了一圈,看了兩個很有意思的演出。第一個是正在內地巡迴演出的百老匯音樂劇《修女也瘋狂》,現正是北京站;另一個則是在武漢熱賣的漂移式多媒體情景劇《知音》。

記得《修女也瘋狂》曾是一部風靡全球的電影,香港及台灣都曾改編成音樂劇演出,我還專程去台北看果陀的改編國語版,名為《跑路天使》,並由蔡琴擔綱演出,在十多年前可算是一大突破。當時蔡琴剛由美國遊學回台不久,她的演繹及唱功都別具一格。高志森的港版《修女也瘋狂》也另樹新風,料不到十多年後竟然在北京可看到這齣這麼有「福音性」的原版舞台劇。雖然沒有華麗的佈景,也沒有浮誇的舞台,但卻令觀眾看得很窩心,深深被感動。驚訝北京人看劇的修養竟大大提高,懂得鼓掌及現埸鴉雀無聲,這樣敏感的宗教題材竟可在天子腳下上演,這也算是近年一大突破!

武漢是我去過不少次的城市,其中黃鶴樓、晴川閣、古琴臺都是有名的古蹟,三個地方以前也到過,特別是古琴臺,更能發思古之幽情。相傳那是俞伯牙與鍾子期相遇的地方,伯牙鼓琴,奏出《高山流水》一曲,子期聽之,并相約一年後在此地再遇,多麽情深浪漫的故事,千古知音最難覓。武漢也是辛亥革命武昌首義的地方,而《知音號》正是反映那個大時代發生在一艘名為「知音號」大輪船的故事,創意獨特,表現手法也很前衞,每個觀眾去到不同的船艙,與演員近距離接觸,聽他們講述不同的故事,所以每個觀眾都經歷了一次不相同的輪船之旅,各片段拼湊起來才是一個完整的故事。更喜出望外的是輪船是可航行的,故可順道遊覽長江在武漢的一小段。主辦單位及導演充份利用了獨特的大輪船場景,船上不同人物的遭遇,反映了大時代的悲歡離合,真是一段漂移式的劇場經驗。劇中所有演員唱出李叔同「送別」一幕,全船觀眾都在低吟,更有很强的感染力,知音一別,不知何日再相逢?


我喜歡每到一地,都找不同的演出來看,一方面可以更了解當地的文化,另一方面可以吸收不同的表演手法,移植到將來自己的創作中,信可樂也!










2017年8月21日 星期一

仲夏之「sing」

香港雖已立秋,但依然有强烈的仲夏感,酷熱仍常。雖剛出伏,在社交媒體上仍看到有些朋友分享,因酷熱高溫而苦不堪言,可是炎熱天氣不正是仲夏特色嗎?所以,我們還是「享受」一下仲夏的天氣吧!

除了享受仲夏的炎熱外,這陣子我又忽覺自己年輕了不少。其中一個原因是仲夏炎熱,令我多穿恤衫T恤而少穿全套西裝外,另一原因就是我為歌唱選秀比賽《i-Sing我星我唱2017》擔任大會評委,認識了一大班對音樂滿有熱誠的年輕人。

人們常說年輕多好。的確,看到勇敢逐夢的年輕人,彷似令自己的心境也年輕起來。日前大會為一眾選手拍攝官方照及宣傳片,我亦在場與各參賽者見見面。今次參賽的年輕人,除了都擁有相當不錯的實力外,更令我欣賞的是他們對音樂的熱誠,以及對自我的肯定。上一次我看到這麼多勇敢的年輕人,應該算是《亞洲星光大道》裡的星光家族了。

今次《i-Sing我星我唱2017》比《亞洲星光大道》更特別之處,就是香港賽區的冠軍可以代表香港到緬甸參加全球總決賽,為港爭光。《i-Sing我星我唱2017》將於91日假九龍灣展貿中心舉行,大家請密切留意我們的消息,一同關注在今年仲夏之「sing」。


在此,我也寄語各位選手們多多加油,好好把握逐夢的機會!彷彿我又看到青春的悸動,以及青年人的希望。


2017年7月24日 星期一

書海之戀

一年一度的書展已於日前開鑼,周日卻遇上颱風洛克襲港,在八號風球高懸下,被迫早上及下午初段時間停止開放,直到黃昏時分才重開,我又匆匆再去逛書展。

由於今年書展開幕時我去了加拿大,周六甫抵港,晚上便去了書展出席影音使團在「基督教書坊」有Say講場,「我和小屋有個約會」的分享會,當然少不了男主角尹天照的分享。看到信主後的阿照,與以前的他分別很大,神在他身上的確有大作為。期待著這部以《天堂小屋》為創作藍本的劇本,早日可以開展拍攝,讓香港市民可經歷一幕又一幕的心靈之旅!

周日晚,又是我與胡美儀的對談分享:「禱告經歷醫治」。美儀姐由於修讀了心理輔導課程,加上她充滿感情的溫柔聲缐,如泣如訴,感動了不少來聴分享的讀者。今天(24日)下午四時,我再在「有Say講場」分享新媒體大創作,期望你們有空來支持啊!

今年書展以「從香港閲讀世界 人文、山水、情懷」,去年青年廣場舉辦之「探藝敦煌」,我也有幸參與,青年朋友的感想已結集成書:「留住消失中的文化瑰寶 敦煌行」,終趕及在書展前面世,而且頗配合今年書展的主題。我也趁在分享會期間在書展內流連了兩個晚上,少不了去我常到的樂文書店逛逛,今年文學書的數量出奇的少,店主說去年曾一桌都是文學書籍,可惜問津者少,現在都是實用書的世界。我又閒蕩到「黒白毛記」人山人海的書攤,遇上林日曦,今年取材自樓盤靈感的「書海之戀」,創意無限。


值得一提是在書展中與舊朋友Connie的多次相遇,以前想約總是失之交臂,反而每次總是匆匆偶遇,真是人生何處不相逢!











2017年7月18日 星期二

久違了的多倫多

加拿大,是我除香港外,住過最久的地方,亦曾出入境數十次,算是除北京外,我出入境次數最多的地方。只是近年沒做亞洲小姐,明星歌星走埠登台唱歌表演的機會亦減少了,所以我已很久沒來多倫多了。

近年去温哥華的機會比較多,可能是飛機航程短幾小時,那邊風景有點像香港,有山有水,城市也不大,上次是去年初,在温哥華稍作停留,便往黄刀鎮看北極光,而多倫多已有數年未到過了。

今次到多倫多,主要是參加姪女的婚禮,亦順道在這邊的教會講了一場見證,接受電台的訪問,探望一眾朋友教友,亦將到尼加拉瓜大瀑布再感受她的澎湃及震撼,最難得的是我們五兄弟姊妹六十多年來首度在多倫多聚首,想起與先父在多倫多一起生活的點滴,看著姪仔姪女從嬰兒到長大成人,還記得有一次我剛在多倫多,送嫂子到醫院誕子的情景。我們天南地北,無所不談,樂也融融,這是一段美好的時光!

姪女的婚禮是在教堂內舉行,當然也有接新娘的環節,婚宴則分兩天舉行,一晚是在民族文化村的宴會廳吃西餐,第二晚則在傳統酒樓吃中餐。兩晚的氛圍都很好,充分表現出在外國長大青年人的熱情奔放,環保意識及創意。


雖然是久未踏足這個城市,但每次來都發覺她變化不大。今年是加拿大立國150周年,喜歡的是這裡鲜甜的空氣,普遍房子面積很舒暢,城市的空間感很大,大部份人都享受著慢生活,以及自由奔放的氣息。難怪每次來到加拿大,我都好像重新充電,心靈又被再次洗滌,原來生活真的可以很簡單,只要健康、親情、友情、自由常在,我們就可以活得開心寫意,生活還夫復何求?






2017年7月9日 星期日

思念

的確「思念是一種很玄的東西」,2017下半年剛開始,看到中央電視台訪問《城南舊事》的配樂呂其明音樂家,那首李叔同的《送別》,那首《驪歌》,那一闕闕觸動人心,如詩如畫的配樂,又使我思想起1982年,我看《城南舊事》的日子,那時我父母還健在,我看到《爸爸的花兒謝了》那一幕,英子騎著驢子遠去的香山紅葉,每次看到都會熱淚盈眶,樂音使人思想迴旋縈繞。如今雙親早也雙亡,多少個十年生死兩茫茫,豈能不痛哉?

思念不止是雙親,還有近半個月收到接二連三同學、朋友逝去的消息,是多麼的毫無準備,不禁令人神傷。我好像昨天才和他們告別,如今竟陰陽相隔,我們豈能不活在當下,為生命的奮進、每天向高處行而努力!

在生記飯店老板的壽宴上,碰到一班老朋友,亦有復康力量的一眾友人,更有一班亞視的資深藝人,像苗金鳳、夏春秋、黃淑儀、江圖、黃文慧、劉素芳、李鴻杰等等,又使我想起亞視一起拼搏的日子,席間也有不少賓客緬懷起亞視的光輝歲月。

昨天朋友傳我一篇網上的文章,該筆者就我當日在亞視堅持為員工籌謀發薪的事另有看法,也讓我有一點感受分享。原來有好些人士仍以為我是亞視的老闆,豈不知在欠薪事件上我也是打工仔一名,亦是被拖欠薪金到最後的一個,背負著「撲水」給員工出糧的使命;官司纏身450天,最後還被冠以罪名。

有些不了解事件來龍去脈的人,到現在還單單打打,隔岸觀火,甚至批評當時很多應急的措施。可幸我完全沒放在心上,自由社會中每人也有權發表他自己的看法。在我而言我一直抱有:「豈能盡如人意,但求無愧於心。」的想法。只要是對的事,我便勇往直前!剛好我在soooradio網絡電台與John Fan以對談形式推出的節目《我是葉家寶》正上架,一共有十多集,大家也可藉此重溫一下我在亞視的最後一年。

下周,我將往加拿大多倫多參加姪女的婚禮,順道在當地教會分享我的見證,亦探望當地很多很多的朋友,我期盼著這一天的來臨....

時光苒荏,春去秋來,明天又是新的一天。只要思念常在,我們牽掛著的人,必永遠活在心中!